意识可有什么新的解释吗?(什么伪存真成语)

哲学中意识是人的头脑对于客观物质世界的反映,是感觉什么伪存真成语、思维等各种心理过程的总和规律是客观的存在的,事物之间本质的必然的固定的联系意识的基本特征有以下几点:首先,自觉性。人对客观世界是能够认识的。当人对客观事物的反映具有词的形式、并由语

哲学中意识是人的头脑对于客观物质世界的反映,是感觉什么伪存真成语、思维等各种心理过程的总和

意识可有什么新的解释吗?(什么伪存真成语)

规律是客观的存在的,事物之间本质的必然的固定的联系

意识可有什么新的解释吗?(什么伪存真成语)

意识的基本特征有以下几点:

首先,自觉性。

人对客观世界是能够认识的。当人对客观事物的反映具有词的形式、并由语言来表示反映的内容时,他就把自己从周围的事物中区分出来,周围的事物对他来说,就成为被自觉认识的客体。这样,人对客观现实的反映就成为有 意识的、自觉的反映。这种对客观事物的有意识的、自觉的反映的结果,就表现为人的知识、概念、思想等等观念的形式。人不仅能自觉地认识到周围事物的存在,而且能自觉地认识到自身的存在。人对自己的心理和行为是能够认识到的。当人的感觉、知觉、思维等心理活动被自觉地认识到的时候,人才能了解到反映的内容是什么。人总是会自觉地认识到自己在想什么、思想是什么。人是具有自我认识能力的。正因为人具有自我认识的能力,人才能认识到自身和客观事物之间的复杂关系。以上所说,都表明了人的意识的自觉性这一基本特征。

其次,能动性与创造性。

就意识在人的活动中的作用来说,它具有能动性、创造性的特征。而能动性、创造性的特征又总是联系在一起的。列宁说:“人的意识 不仅反映客观世界,并且创造客观世界。”(《哲学笔记》,人民出版社,1956年 9月第1版, 第199页。)意识的能动性与创造性的表现是:①有目的、有方向地反映客观世界并改造客观世界。人是周围现实的积极活动者,他一旦认识了事物的特性、掌握了社会的经验,就能有目的、有计划地来改变现实和改造世界。人对自然界的反作用,是经过意识的积极活动来进行的。人对社会的发展与改造也同样具有这样的能动性与创造性的作用。②人的意识能反映客观事物的本质和规律。事物的本质和规律,只有人能反映。人能把在现实中所获得的直接印象,通过词的概括,并同已有的知识、经验联系起来,经过思维加工,将感觉材料加以去粗取精、辟伪存真、由此及彼、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,从而达到认识事物的本质和规律。③人的意识能反映全社会、全人类的经验。人在反映自然与社会的规律时,不光依靠个人的直接经验,也借助于前人或旁人所获得和积累起来的经验,从而有可能使人们的 意识比前人发挥更大的能动性和创造性。

再次,社会制约性与阶级制约性。

意识不仅是生物界长期发展的结果,而且是社会关系的产物,是在劳动过程中产生和发展的。因此,马克思和恩格斯在《德意志意识形态》一书中说:“意识一开始就是社会的产物,而且只要人们还存在着,它就仍然是这种产物。”(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》第1卷,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 1版, 第35页。)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话是针对社会意识而言的,但个体意识必然受到社会的与阶级的制约,因为人不仅是一个自然的实体,而且还是一个社会的实体。在阶级社会中,人们处于不同的阶级,因而人们的各种思想就会打上阶级的烙印。

所谓“和而不同”,是指君子在人际交往中能够与他人保持一种和谐友善的关系,但在对具体问题的看法上却不必苟同于对方;所谓“同而不和”则是指小人习惯于在对问题的看法上迎合别人的心理、附和别人的言论,但在内心深处却并不抱有一种和谐友善的态度。在日常生活中,人们对某一问题持有不同的看法,这本是极为正常的。真正的朋友应该通过交换意见、沟通思想而求得共识;即使暂时统一不了思想也不会伤了和气,可以经过时间的检验来证明谁的意见更为正确;因此,真正的君子之交并不寻求时时处处保持一致;相反,容忍对方有其独立的见解,并不去隐瞒自己的不同观点,才算得上赤诚相见、肝胆相照。但是,那些营营苟苟的小人却不是这样,他们或是隐瞒自己的思想,或是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思想,只知道人云亦云、见风使舵;更有甚者,便是党同伐异、以人划线:凡是“朋友”的意见,即使是错了也要加以捍卫;凡是“敌人”的观点,即使是对的也要加以反对。这样一来,人与人之间就划出了不同的圈子,形成了不同的帮派。其“朋友”的真正意义也便荡然无存了。

或许,这种“同而不和”的小人之交是出于一种生存的需要。在有些人看来,孤立的个体是很容易吃亏和受到伤害的,如果不加入某个帮派、不挤进某个圈子,就缺乏必要的安全感:殊不知,这种安全感的获得却是以牺牲独立的人格和尊严为代价的。当一个人连真实的思想都不敢表达,连自己的见解都无权具备的话,这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?更有甚者,这种“同而不和”的小人行为方式不仅在当下的日常生活中大量存在,而且也在自觉或不自觉地渗透到了如今的学术领域。其结果,便是把学术之争变成了门户之见。我们知道,学术之争的本意是要通过不同观点的交流与碰撞而去伪存真,促进学术的发展;而门户之见则是无原则地坚持和捍卫自己学派的观点,将学术之争演变为利益之争:显而易见,后者已由人格的异化扩展到了学术的异化,而异化的根源,就在一个“利”字。正像古人所指出的那样:“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,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。”(宋·欧阳修《朋党论》)又或曰:“君子论是非,小人计利害。”(清·申居郧《西岩赘语》)

与小人不同,真正的君子并不十分注重人际往来中的利益纠葛,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却勇于坚持立场;真正的君子并不十分计较人际往来中的是非恩怨,但却能在正视不同意见的基础上求同存异。因此,这样的人或许即使也还会有些这样或那样的缺点,但他至少能保持思想的自由和人格的独立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573340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本文链接:https://zijinluntan.com/i/4535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